《隐入尘烟》的文案与美术,都是人生

2022-09-26 PM 04:09.来自数英-文案与美术

(阅览)Read 1244

(调整字号)Size

16px 14px 12px



电影《隐入尘烟》已经全网刷屏,豆瓣评分一路从7.8上涨至8.5,有可能成为今年华语电影的最高分!从市场角度看,绝对是一匹黑马。无论是题材、内容、节奏等各方面都相对小众,就像一篇平淡而真挚的记叙文。没有过多个人主义观点投射,甚至连台词都少之又少,但正是这样的真诚平凡,戳中了很多观众内心的最柔软处。


为什么能刷屏?


也许是故事真实到了残酷,


也许是有铁无比纯净的灵魂,


也许是我们离开土地太久了。


关于这部电影,主演海清说了一段话——


两个几乎没有希望的人,
彼此擦亮了一根火柴,
然后看到了一束光,
光亮照耀彼此,
火柴熄灭,余温散尽。



电影中,有铁与贵英不断搬家,不管搬到哪里,都会带着她们新婚的那张喜字,因为那是她们新婚唯一的添置。



而房子也是故事的一条主线,不停换房子到盖房子,最后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。这一点,有点像生活在城里的我们,也是从不停换租房子,直到拥有自己的房子。


关于电影的文案与美术

每一帧都美得像油画,每句看似平淡的简单台词,也都恰到好处透着深意,而这就是生活本身。


1、电影台词

-01-


后人不吃
先人不得




成婚后,有铁带着贵英去拜祭父母,他将祭拜的食物“哄着”给贵英吃,这是他们第一次情感升温转折点,有铁总是在各种小事上,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媒婆口中“从小落下病根”的贵英。


-02-


啥人有啥人的命数呢
麦子也一样,它也有它的命数呢
还不是到夏天让镰刀割掉了





-03-


怕啥呢?
啥不是土里头生长的
土地都没嫌弃我们
我们还嫌起土地来了?
土地是最干净的东西
不管你是有钱有势的人,还是啥
你只要种上一袋袋麦子
它就能给你长出来十几袋、二十几袋麦子来了




以上的对话,出自民间谚语“人吃土一辈,土吃人一回”,人一辈子靠土地生存,死后却得埋入黄土。有铁的吃和住都来自土地,微薄的收入也来自土地,他对土地的感情,是远离土地的人无法理解的。


-04-


它现在把苞谷苗子啃掉
秋天它就少吃一个苞谷棒子

它啃就啃去





面对驴子的偷吃,有铁风轻云淡的回应,道出了“因果关系”的人生哲理。


-05-


你听
雨糟瓶瓶

又开始吹哨哨了




不要用诗意美化苦难,但是贵英这句简单台词告诉我们,生活再苦,也可以拥有浪漫。


-06-


还是草编的驴好
它不吃草也就不被人使唤



-07-


对镰刀,麦子能说个啥?
对啄它的麻雀儿,麦子它能说个啥?
对磨,麦子它能说个啥?

被当成种子,麦子又能说个啥?




这段文案,在电影上映不久就刷屏了,看似在说麦子,但每个人都会有每个人的解读。比如有铁,就像这逆来顺受的麦子,借住别家被迫搬离一次又一次,被老三使唤一次又一次,被命运收割一次又一次,它都不能说个啥,也没想过要说个啥。


-08-


我给你种了个花
做了个记号
你跑到哪里就都丢不掉了



西北大地种不出玫瑰,小麦印花是我最汹涌的爱意。


-09-


一码归一码




一码归一码,感情归感情,数目要分明,这是有铁的做人原则。这样的原则,在鸽子满天飞的当下是何其珍贵。


-10-


你看
像不像把你的脚印种在地里了
过些天,秋菜没长出来
秋天再长出好多脚印咋办呢
我可不想长
可脚长在土地里就哪里都不能去了
不是让风刮倒
就是让驴啃了
麻雀儿啄、镰刀割的
只能在地里干挨



身为农民,半截身子就像扎在了土地里,被束缚在土地上动弹不得,怨恨土地的苦累,却又离不开土地,他们要从土地掘取粮食和生活资本,必须得小心翼翼地侍弄它,与土地相依为命。


-11-


人长着脚总能走来走去的
总比种在地里的庄稼和菜强多了
粮食种在地里就哪儿都去不成了
风吹日晒的,生生死死的,只能在地里干挨着




话说回来
我们长了脚又能跑到哪里去呢
还不是牢牢着栓到地上了
哪里也去不成

你说农民离开了地咋活呢





2、电影美术


这部不算大制作的电影,没有好莱坞大片那样的视觉特效,但每一帧都美得像油画,构图多以安定、均衡、沉稳的三角形呈现,流淌着独属于乡村生活的浪漫诗意与宁静。有眼尖的网友发现,这些画面与米勒、让·弗朗索瓦·米勒的画作,有高度相似之处。



米勒作品《午睡》



《午睡》作品中,这对法国中年夫妇劳作太累,两人相互依偎,头枕着麦香气的新麦垛在阳光下休憩片刻,等待时光静静流逝。电影中,有铁和贵英坐在麦堆旁“种”出小麦印花,平淡日子里的简单爱意,悄悄滋养刻骨铭心的爱情。



让·弗朗索瓦·米勒作品《拾穗者》



《拾穗者》中,三位妇人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上拾麦穗,这是一幅将人、土地和生存联系在了一起的伟大作品。正如电影中万千中国农民缩影的有铁,生于土地,长于土地,最后也归于土地。




米勒作品《翻地的男人》




米勒作品《种土豆》



法国北部金色的秋天,一对农民夫妇正在田间整理他们的土地,画面由金黄和赤红两种颜色糅合,使大地和田野呈现了一种迷人色彩,男人两条腿都扎在泥土里用着力气,女人脸部深情宁静而安详。



安东·莫夫作品《干草车》




让·弗朗索瓦·米勒作品《农夫施肥》



米勒是法国近代最伟大的画家,他的作品饱含对田园土地的热爱与歌颂。不知道这些画面是导演的借鉴还是巧合,但我们依旧可以试着去理解,这些温暖的镜头,减弱了电影的悲痛感,从美学视角去阐述家和土地对中国人的特殊意义。


同时,也传达另外一层深意:尽管所处时代及地域不同,但底层农民隐忍的生活底色是相同的,诠释和深化影片的精神性内涵。


这里,我们特意也截取了部分电影镜头(本来有三十多张,但篇幅已经严重超标)。







电影,隐入尘烟


全剧没有一个苦字,却处处苦出天际,苦难专挑苦命人,苦到极致就是有口难言,人间疾苦,生于尘土归于尘土。全剧字字不提爱,却让人看到了西北沙漠里最纯净的感情,物质贫瘠不会摧毁永恒的爱。没有玫瑰,小麦花的印记就是最汹涌的爱意表达,生同衾死同椁。


这不仅是一部电影,也是某部分人现在的真实生活。


董宇辉在直播时说:很多人问是不是在故意卖惨?可能是大家距离普通老百姓的日子太远了吧。这个电影的出现,其实就是在提醒我们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活,多一份耐心和宽容。


我们不美化苦难,但当我们仰望天空时,也别忘了我们立足于土地。


本文来自数英-文案与美术,如有侵权等任何问题,请联系我司删除。


0371/8622 0001

weekdays :   -am. 09:00-11:30
-pm.14:00-18:30 Open Hours

中国郑州 郑东新区金水东路与中兴路交汇处楷林IFC /A座 -17F-1713

Room1713 Building A,Kineer IFC,JinShui East Rd.
Zhengdong New Area,Henan,China